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5-25

西海岸将手机安全软件首份荣耀颁给中国厂商

前几天,全球最严格的安全测试机构西海岸实验室(West Coast Labs)发布了首款针对手机安全软件认证Checkmark项目成绩——“Mobile Security Anti-Malware ”(手机反恶意软件)认证结果,来自国内老牌安全厂商瑞星公司的瑞星手机安全卫士Symbian版和Android版,100%通过手机反恶意软件测试,赢得了Check Mark认证。

老牌测试机构将手机安全软件的第一份荣耀,颁布给了中国的瑞星公司,体现出中国安全产业国际化水平提升。

据了解,西海岸手机安全检测是世界上最为严格的检测之一,他通过收集全世界的手机病毒、木马和恶意程序样本,建立了庞大的恶意样本库。参与评测的软件只有100%查杀这些样本之后,并且不能有任何误杀、运行异常等情况,才能最终通过该检测。这意味着瑞星手机安全软件不仅对国内手机病毒有效,更可以很好的保护日本、北美、欧洲等全球范围的手机用户。

瑞星作为中国安全品牌率先获得手机方面的单项认证,说明中国的手机安全核心技术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有助于提升整个中国安全行业在业界中影响力,有望带领产品将影响力发挥到国际安全行业。

获得手机安全软件认证后,瑞星旗下所有的软件产品均已通过了西海岸实验室的高等级安全认证,成为市场上仅有的几个能提供从企业级产品,到个人PC端安全软件,再到智能移动平台的一体化专业安全厂商。

瑞星手机安全软件在原有的杀毒功能基础上,整合了手机优化、隐私保护、防骚扰、号码查询等功能,可以充分满足手机用户的安全需求。目前,瑞星手机安全卫士有Symbian版和Android版两种,除支持手机外,还同时支持这两大系统的所有移动智能设备,包括平板电脑、MID等。期望瑞星能尽快推出支持苹果iOS等其它版本的安全产品,以充分满足不同用户的多样化需求。

2011-05-23
谁是视频网站的衣食父母?
阿祥
近日,专业动画视频网站酷米网(www.kumi.cn)宣称,为给用户最佳的观看体验,不在视频中插播广告。
对于影视观众来说,最头痛而又最无奈的是广告,挥之不去,扰乱情绪。但是,从央视及省市电视台,到互联网各类视频网站,就是再想讨好观众,也不敢把广告拒之门外。在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心目中,相对于观众这个“上帝”来说,广告则是衣食父母,没有广告也就断了自己的生路。所以,宁可让“上帝”受委屈,也还是要千方百计拉广告卖广告。
现在,酷米第一个站出来“吃螃蟹”,在国内视频网站当中独创先例,自然令人刮目相看。不过,疑问也接踵而来,酷米不卖广告怎么活下去?
酷米为什么不卖广告?这个问题比较容易回答,理由有三:一是不打扰用户,给用户一个最佳的观看体验;二是提升专业动画视频网站的品牌形象,通过更多合作推动整个儿童视频产业的发展;三是专心打造健康绿色的动漫内容,给15岁以下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一个放心。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酷米真正把用户奉为“上帝”,一切为“上帝”着想,为“上帝”提供最佳服务。然而,头脑再简单的人也会想到,酷米舍利取义,不卖广告,也不收费,拿什么来养活自己?
事实上,酷米网也深知视频广告的重要性,他们并不是排斥广告,而是考虑到网站用户的特殊性。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就应当承认,酷米舍利取义,实为长久发展的正道。只要用户满意了,就会产生一个良性循环,用户忠诚,流量稳定,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用户资源。
首先,深度发掘亲子互动,大有可为。近年来,家长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日益重视,“早期教育”服务蕴藏着巨大的创新潜力。视频网站寓教于乐,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大有用武之地。酷米网只要在这方面下功夫,创新出丰富多彩的早教服务,就一定能获得非常可观的回报。
其次,广泛营销动漫衍生产品,前景无限。酷米网拥有20万分钟国内外动画剧集、儿童剧以及动漫明星、动漫周边等内容,这都是孩子们最感兴趣的娱乐内容,由这些动画衍生出来的各种产品,更是深受孩子们喜爱。通过线上的增值服务,再加上线上线下的互动,动漫衍生品所产生的规模效益无可估量。
商业网站必须盈利,不盈利就不能生存,更别谈发展。酷米不卖视频广告不收费,不等于不想盈利,而是有更长远的打算。只是有一点,盈利既让用户心甘情愿,又能让网站持续健康发展,才是两其美的良策。
本博文章均为原创,联系方式如下:

MSN:ABL536@MSN.COM
QQ:175820473

mail:axiang0188@163.com
2011-05-19

当当网大卖百家货  服装品类成重点

阿祥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B2C已经进入高速增长时期,其中,服装B2C的增长尤为强劲。据艾瑞咨询预计:服装B2C的交易规模从2008年至2012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98.6%;占服装零售市场的比重到2012年将达到17%,交易规模有望突破180亿元。

就国内的B2C市场格局来看,仍然处于原始积累阶段,虽然出现了卓越网、当当网、京东商城等年销售额超过数十亿元的B2C巨头,但总体上尚未形成寡头效应。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纷纷介入B2C,第三方B2C正加大力度拓展新的销售领域。当当网从卖书到母婴、美妆、家居用品,再到卖服装,将对此前涉足服装零售的垂直B2C平台如凡客、麦网构成冲击,并将改变现有市场格局。

服装B2C的始作俑者是PPG。曾经一度,低价和疯狂的广告战一直是PPG借以吸引网民在网上买衬衫的主要利器,但是,牺牲品质,把衬衣当白菜卖,肯定是一大误区。道理很简单,服装的消费者大都是白领,追求时尚、个性、潮流,更看重产品的品质和品牌影响力。网购平台一旦牺牲了品质,忽视了用户的体验,也就失去了基本用户。因为这个原因,最先火起来的PGG于2009年12月彻底关门,数千万美元投资打水漂。根本原因就是没把用户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产品质量危机爆发之后,用户大量流失,销售严重萎缩,在资金和舆论的双重压力下,倒闭也就成了PPG的必然归宿。

吸取先驱的前车之鉴,涉足服装零售较晚的当当网在抢滩服装业务之后,选择了更为明确的产品定位和市场定位,把销售目标锁定职业白领尤其是女性白领,主打中高端品牌正品,致力于把握主流活跃网购人群的核心需求(网络流行品牌、传统知名品牌),以提升核心竞争力。

不难看出,当当网已经跳出价格战的怪圈。李国庆公开宣称:用买假货的价格,来买当当网正品品牌服装。乍听起来,这话说得很有趣,且不无调侃之意。其实,李国庆所特别强调的是主流品牌,正品保障。想想看,假货肯定很便宜,以同样价格拿到品牌正品,你能挡得住当当网服装的诱惑吗?

服装B2C吸引用户,除了便宜,更重要的还是用户体验。所以,当当网在涉足服装网购之初,承诺30天内无理由退换货、35个核心城市次日送达,并通过让联营的服装品牌商将商品统一搬入当当网库房的形式来最大限度控制货品质量,进而实现统一配送和统一退换货。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用户的利益。

其实,自营跟联营的最大区别,并不在于库房搁在哪儿,而在在于定价权,当当网将库房统一,只是为了解决真货假货的识别问题,但并不会影响联营商家的定价权,这些入驻当当网平台的商家完全可以自己决定何时打价格战。

2011-05-05

网络贷款不讲信用照样被追究

阿祥

近日,互联网贷款纠纷第一案在浙江了断:原告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胜诉,被告郑某立即一次性偿还贷款本息共计370,340.97元,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一年前,这个郑某从阿里小货获得35万元贷款,为期半年,逾期不还,原告多次催款,仍未清偿。阿里小贷一纸诉状告上法院,郑国华只能俯首认裁。

这事原本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之理。郑某既是久经生意场的企业法人,岂能不知这个常识?也许是心存侥幸,以为互联网贷款很方便,阿里小贷又无需提供担保,愈期不还拖一天算一天。殊不知,阿里小贷是经相关部门批准合法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一遇还贷纠纷即可按国家金融法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去年以来,银行调息、货币紧缩,针对中小企业资金周转的需求,一批网上贷款平台应运而生。网络贷款无抵押、无担保,零门槛、方便快捷,打开了新的融资渠道,解决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不仅是传统金融服务的一个补充,也对持续升温的电子商务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但是,由于网络交易的虚拟性,网络贷款必须规避先天性风险。首先,贷款机构必须合法,不经国家批准,擅自从事贷款服务,属于非法融资,自然不受国家法律保护,自身利益受到侵犯也难以追回。反过来说,贷款人一定要认准放贷机构,不要被那些“非法集资”所骗。其次,贷款人也要讲信用,愈期不还或故意拖欠,都会受到追究,违法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说到底,网络贷款的风险就是“诚信”二字,只有诚信才能创造财富,对于信贷双方来说,诚信都是一道不可愈越的底线。

阿里小贷状告违约贷款人并且胜诉,对于网络贷款市场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其一、各大银行小额贷款审批率很低,而且手续繁琐,这是网络贷款备受欢迎的主要原因。随着网络贷款平台逐渐完善,制约机制日趋成熟,信贷双方的信用度将面临更为严格的检验。其二、随着电子商务业务不断发展,网络贷款将会成为一个很流行的金融服务产品,并将替代传统银行的小额贷款业务。网络贷款蕴藏着一个巨大的金融服务市场,经国家批准的放贷机构要想做大自己的份额,必须建立一个完善的客户信用评估体系,以便有效地过综合评价申请人的资信状况、授信风险和信用需求。其三、贷款是中小企业或创业者绕不开的门槛,传统银行的门槛很高,网贷的门槛很低,足不出户就能完成贷款申请的各项步骤,效率很高。但是,借贷人要想利用网贷快速发展自己,那就一定要诚信第一,一次失信,所付出的代价将远远高于信贷额度本身。

网络贷款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只有遵循诚信原则,才能健康发展,从而给信贷双方创造更多财富。

2011-05-04

华为恶意打击中兴得不偿失

阿祥

华为起诉中兴,纯属别有用心,蓄意而为,而且是精心谋划的暗算。事实明白着,一是选在“世界知识产权日”之际,在欧洲三国起诉中兴,二是正值中兴在欧洲市场实现50.26%增长率之后。这足以证明,华为起诉中兴的真正用意是:以侵犯其所谓专利权和商标权之名,达到在国际市场上打倒中兴之目的。

从中兴的现有技术实力以及在国际市场的地位来看,华为此举恐难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得不偿失。

首先,华为起诉中兴涉嫌不正当竞争。

众所周知,中兴与华为一直是竞争关系,从产品到服务,都存在着相当多的相同之处。在国内市场上,两家公司受惠于国家政策,依靠其各自的技术实力,成为中国企业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代表。本来,双方通过正当竞争,促进了各自的发展,在中国市场上共生共荣,这是好事。

在通向国际化的道路上,华为与中兴的开拓非常顺利,截止去年,在国际通信市场上,华为排名第二,中兴排名第五,让国人为之骄傲。但是,华为突然出手,在国际市场上打击正在高速发展的中兴,不能说不是一种不正当竞争手段,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商业规范。

其次,华为不可能通过起诉得到商业利益。

LTE对全球所有通信企业都是一次机会。据LTE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球共有12个国家、18个LTE网络投入商用,华为和中兴分别部署了70个和65个LTE商用或实验网络,分别占23%和21%的比例。华为与中兴共得全球近一半市场份额,实在难得,彼此共享其利不是很好吗?在LTE领域,华为与中兴各自握有专利技术,互相渗透,华为出此狠招,想通过起诉来打倒中兴,显然不可能。须知,中兴在国际市场上赢得目前的份额,靠的是自身的技术实力与市场影响力。可以肯定,华为想从中兴手中夺得LTE订单,不会得到预期商业利益,结果很可能是让爱立信等竞争对手坐收渔翁之利。

此外,华为在维护国家利益上严重失分。

有人认为,华为起诉中兴还有一个目的,是想确立自己的跨国公司形象。但是,华为可能事与愿违。中国人最忌恨兄弟或朋友在背后捅刀子,中兴与华为之名合并简称为“中华”,本是“同城兄弟”,又同是走向国际的中国企业,华为在家门外打击自家兄弟,犯了国人的大忌。难道把中兴打倒了,华为的跨国公司形象就高大了吗?恰恰相反,华为这一招只会在国人心目中严重失分。从国家利益的高度上看,华为只为自己利益,不惜牺牲“同城兄弟”的利益,最终损害的是国家利益。商业竞争,利益为重,如果不顾国家利益,必然会让国人失望。毕竟在国际市场上立得住的中国企业还太少,为了国家利益,华为也好,中兴也好,都应当肩负起国家责任和民族使命,共同发展和进步,而不要在国际市场上留下“兄弟残杀你死我活”的笑柄。

国际市场竞争风云变幻,华为与中兴应当携起手来,无愧于国家的希望,才是正道。